相亲遇白富美我兴奋交往,同居那晚她身上诡异气味却让我当场分手

相亲遇白富美我兴奋交往,同居那晚她身上诡异气味却让我当场分手

互联网 2018-06-01 美文

相亲遇白富美我兴奋交往,同居那晚她身上诡异气味却让我当场分手(www.ijiuai.com)

 和利娅在一起,胡忆是后悔的。

他扯了扯领带,喝下一大杯长岛冰茶,混杂着酒吧的嘈杂声在我耳边大声说:“我和利娅关系不正常,你看我们在一起3年,她也不愿意和我住一起,只会偶尔来公寓把我睡一晚。”

他自我打趣,说完就笑了,接着向酒保又要了一杯长岛冰茶。

利娅是胡忆的女友,交往已三年,他们在相亲网站上认识。

两个人都被最亲密的家人三天两头催着婚,现在流行相亲,于是两人都赶了这趟时髦。

胡忆这之前是不相信现在铺天盖地的相亲广告的,可遇到利娅,他认可了这些网站存在的必要性。

当时他和女友已经分手一段时间了,胡忆说,那种相亲网站美女尽被他挑的感觉真好。可有一段时间,他说,看谁都是文雯的样子。

文雯是他的前女友。

直到利娅出现了,他才总算没有把前女友的名字再挂到嘴边。利娅和文雯是完全不同的类型,文雯小鸟依人,是小家碧玉,而利娅高大壮实,长得大气漂亮,皮肤是小麦色,鼻翼上有一点点的小雀斑,整个人都浓郁得像牡丹一样。

我曾笑她是不是照着明星李嘉欣去整容的,她大笑着否认。后来接触久了,看她陪着胡忆潜水攀登、玩蹦极,我是相信了她出自本性的天然。

胡忆抱着很虔诚的态度在线上和利娅聊了好长一段时间,他工作很忙,可他总能挤出时间在微信里对着利娅嘘寒问暖。

利娅这个医学工作者神出鬼没,把胡忆迷得神魂颠倒的。在两人还没有见面的时候,胡忆就开始自我催眠,利娅是他的女友。

他们约在一家西餐厅里见第一次面,鲜花礼物,胡忆准备了个足。他说见到利娅,有点儿惊为天人的感觉,她是可以媲美明星的女人,就像海报里走出来似的,气质上乘,最重要的是还学识好。

两人吃西餐,利娅点三成熟牛排,她拿着餐刀把牛排切得细碎,牛排流着鲜艳的血汁,胡忆是从不吃这种三成熟牛排的。他们一边吃一边聊,利娅问起他的父母,他们都是曾经留过洋的大学生,看得出来,利娅对此很满意。

整晚,利娅都没有过问他房子车子和存折,还和他聊起了黑胶唱片,说得头头是道,这和胡忆之前的相亲实在有点儿不一样。他趁着那一股白葡萄酒的劲头,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信息全抖了出来。他是当晚就喜欢上了利娅,胡忆直觉她对自己应该也颇有些意思。

他之前就疑惑,利娅怎么会在相亲网站上流连?见面当晚,更是觉得蹊跷,这么一个婚恋市场的优质人选,怎么就落到了相亲这个田地?

整场约会下来,自己像只开屏求偶的孔雀,根本没给利娅机会透露她更多的信息,她工作的医院,她喜欢的电影,她是不是也不爱吃加糖的番茄炒蛋……除了相亲网站上不得不填的一些信息,胡忆发现,他真的什么都不了解。

他们见面约会完,当晚胡忆打电话给我,细碎地说起约会,好似马上就可以牵手结婚,一起过下半生似的。并把他一直的疑问抛给了我。

“你是正常人,你也不差,可你也在相亲网站上找女友啊。”

胡忆好像恍然大悟,旋即自问自答“那正好”诸如此类的话,接着就挂了电话。

那顿饭后的第二天,胡忆就向利娅表了白。他猜想着相亲的流程,见面,约会,考察,表白,最后牵手在一起,估摸着至少也得花上半月。可没想到,利娅爽快地答应了。

等到胡忆知道利娅这位医学工作者实际是位法医,还是做现场勘查,也就是和尸体打交道的,已经是表白后的第三天。

胡忆当下就后悔了,他抓着手机,看着利娅在微信上传给他问题的答案:“我是法医。”

他一下子就蒙了,想起了被利娅切得细碎的牛排,回忆起那晚利娅身上香奈儿5号的香水,她是在掩盖身上长久积存的特殊味道?胡忆一向觉得,香奈儿5号过于浓郁。

虽说女法医这个职业很酷,可将和自己一起吃饭睡觉、接吻拥抱的女人是法医,胡忆犹豫了。

而且他心里窝着火,觉得利娅骗了他,他纠结利娅没有如实把这个很重要的个人信息告诉他。他想,如果他早知道她是法医,是不会约见她的。

他晾了利娅有两周的时间,想让这事慢慢淡下去,接着来个不了了之。这年头,没有把婚结了,一切都有反悔的可能,况且两人也只是见了两面而已。

 

利娅的这种冷淡,倒是激起了胡忆的好奇,加上见面时利娅那种浓郁的美丽还记忆犹新,于是他又开始联络利娅,就以自己近半个月都在出差做了失联的解释。

利娅并没有为此怄气,轻描淡写地说她“能够理解”。胡忆抵挡不住她的大度和气质,当然还有出色的外表,他想和利娅试试。从此,胡忆就真的开始和她恋爱了。

胡忆总把利娅带在身边,之前上酒吧,只要她没有工作在身,她都会随着胡忆来。利娅很能喝,和胡忆一样喜欢长岛冰茶。我们的朋友都很喜欢她,夸她的时候,看得出来胡忆对此很开心。

当胡忆喝下今晚的第三杯长岛冰茶,他说他受不了利娅的不冷不热,也不确定她就是那个后半辈子的唯一,所以他喜欢上了别人。

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“出差在飞机上认识的,聊黑胶发现她挺有意思的。”

“利娅也很懂黑胶,你这真不是君子的行为!”

“只是恰巧碰见的,利娅太忙,你知道我们三年来每周见一次。”

“你们已经睡了?”

他摇摇头,“不过应该快了。”说完又叹了叹气。

胡忆和利娅已经整整谈了三年,对于一般适龄相亲男女青年,早已把结婚提上日程,况且两人的确也年纪不小了。

其实利娅是想和胡忆结婚的,她曾说:“要不干吗相亲?”

“是你在犹豫,并非利娅吧。”我戳穿他。

胡忆之前总不承认,可今晚他是大大方方地点了头,“我总劝她别再跑一线了,我家那老太太忌讳得很。”

“胡忆,从不知道你是妈宝啊!”

“利娅觉得,我父母出国留洋过,会很开明,思想很洋气,比较能够接受她的职业。实际上啊,他们都很传统,她之前交往过的两个男友都是迫于家庭压力分的手,也真的怪不得世俗的偏见。”

“爱情婚姻都是你自己的,如果你足够爱她,就不会介意了吧。”

我说完有点儿后悔,并非局中人,可能我确实不了解胡忆的感受。

“老太太的态度是一回事,其实是我自己不喜欢。她每次现场工作,就扔一套衣服,我送的那几套,全成了垃圾,其实她穿着特别好看。”

胡忆说出了他的心里话,明显他已经不想再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当晚胡忆就喝醉了,醉后胡言乱语,我带着他回去,路上利娅打来电话。

“胡忆喝醉了,正在送他回来的路上。”

利娅说她待会儿等在公寓楼下。

当我见到她,她正站在马路边,一身格纹连衣裙,非常利落的短发,真不像是做女法医的,更像是在家里被宠着、养养狗种种花的娇太太。

见我的车驶近她,她开始走过来,车一停定,就拉开后座的门。

“又喝醉了?”利娅浓郁的香水味漫进车内,胡忆说得没错,这味道的确有点儿浓了。

“喝了不少。”

“谢谢你把他带回来。”

我准备下车帮利娅把胡忆带上楼,可利娅直说不需要了,于是我看着她把胡忆从后座上拉起来,半扯半托着带下了车,接着见胡忆整个儿耷拉在利娅的身上。

胡忆喝醉了体重大概会变成清醒时的两倍,看见利娅架着他的架势,我都深深替她觉得吃力,可她看起来却还是面露轻松,我想是不是因为尸体搬多了。

直到利娅把胡忆带进电梯,我才开着车走了。

胡忆应该对利娅早有意见,加上陈希的出现,于是果断和利娅摊了牌,说是喝醉当晚就说了。利娅把他公寓里的电视家具都砸了个翻天,他醉得只能躺在沙发上,眼睁睁看着利娅把他的唱片弄折都扔在了浴缸里。

胡忆邀请我去看女人到底有多可怕,整个公寓狼藉一片,利娅的战斗力确实不容小觑。

“没打你?”

利娅常年健身,还是黑带选手。胡忆算壮实,但是他说,他认怂,况且分手他说的,轨也算他先出的,不对在先,如果换他,他也会生气,就让她砸吧。

“那你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和新欢在一起了。”我揶揄他,当是认怂后的一种补偿。

“这恋爱啊,真的不能谈太长时间,谈得越长,越容易分手,如果早两年结了婚,不会这样。”他说如果不是陈希出现,他真没想过和利娅分手。

利娅和胡忆分手后,胡忆并没有动利娅的私人物品,心想利娅是一定会把东西带走的,整整两箱子东西。可过了好几个月,利娅都没有来取。有天在洗衣房捡起掉落的袜子,他才发现,利娅早把钥匙扔在了洗衣房角落里,那她根本再进不来了。

我和利娅熟识,胡忆让我把东西带去给她。大家彼此为友,我又不好推脱,于是约了她,把东西运到了她家楼下。她和母亲住,碍于麻烦,我把利娅叫了下来。

利娅看见我车尾箱里的东西,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于是和我一起把东西搬到了路边。

“最近忙不忙?”其实我知道她忙。

她并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,而是问起了胡忆:“他已经交新女友了?”

我镇定地说:“没有没有。”掩饰住假笑。

“长得挺美的吧?做什么的?”

看着她略显黯淡的眼神,我觉得需要说点什么。

“没你漂亮!就是个大学老师。”

“老师,挺好!”她僵硬地笑笑。

我深深觉得利娅并没有放下胡忆,可胡忆已经负了她。

我铆足了劲头安慰她,说时间久了就会好的,见她一个劲摆手,就噤了声,接着再寒暄了几句,我开着车就走了。在后视镜,看见她把两个箱子的东西全部倒在了路边的垃圾桶里,愣几秒钟才上楼。

箱子里有胡忆买给她的项链首饰和衣服,还有一叠胡忆写的情书。车开出了快500米,前面恰巧掉头,我回头把垃圾桶里的东西收拾了起来,扔了确实可惜。

    网友推荐
    更多精彩

    更多精彩:贴囧网—本栏目:美文

    网站更新地图